您好,欢迎来到北京市天溢律师事务所!
请登录 |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法律文章LEGAL ARTICLES
精品案例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律文章 > 精品案例

郭子海诉北京某某科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6-07-11 | 作者:佚名 | 浏览: 306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昌民(商)初字第10472号原告(反诉被告)郭子海,男,1972年8月11日出生。委托代理人石绍良,男,1991年9月13日出生,北京市天溢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住北京市海淀区。委托代理人陈阳,北京市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昌民(商)初字第10472号

原告(反诉被告)郭子海,男,1972年8月11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石绍良,男,1991年9月13日出生,北京市天溢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代理人陈阳,北京市天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北京某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黄平路19号院4号9层913。

法定代表人肖某,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王媛,北京市华博金隆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郭子海与被告北京某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某某公司提出反诉,本院合并审理,并依法组成由法官夏琳琳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韩玉林、庞金燕参加的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郭子海的委托代理人陈阳,被告某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肖某及其委托代理人王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原告郭子海起诉称:2009年原告看好国家推广移动互联网,并在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所设机构注册了《中国酒吧夜店行业平台》信息名址。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市场的成熟,2013年下半年,原告因看好酒吧夜店市场,希望开发酒吧夜店行业的网站和手机平台,依托该平台,原告可以对加盟商家进行展示和宣传,使用户能够更方便快捷地查询、选择商家进行消费,原告再向商家收取平台使用费或者其他费用获利。由于原告的创业团队还在筹备中,为了使平台尽快上线以抢占市场先机,原告决定将该平台的开发工作外包给第三方完成,经过与包括被告在内的多家第三方技术开发单位磋商,因被告的负责人肖某向原告保证在2014年2月中旬即可使平台上线,与原告的商业计划相适应,原告最终选定由被告提供技术开发服务,双方于2013年12月7日签订了SX-0000Z50号《技术开发/服务(委托)合同》。合同约定:1、被告应开发分别适用于苹果系统和安卓系统的两种客户端软件,还需要搭建PC端网站以及后台管理系统;2、原告应支付的开发服务费总计人民币20万元,分三次支付,合同签订后付10万元,UI设计完成并经原告确认后付6万元,软件上线经验收合格后付4万元;3、被告应在85个工作日内完成手机端软件的制作及上线。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照约定支付了前两期开发服务费总计人民币16万元,而被告却以各种理由屡屡拖延开发进度,导致软件上线日期被严重拖延。直至2014年10月底,被告才将软件上传至网络供用户下载,但是上线的软件根本未经内部测试,无论是界面还是功能都存在很多严重问题,根本无法正常使用。原告通过电子邮件向被告指出问题所在并提出修改要求,而被告至今未予任何回应。原告基于对被告会如期并适当地履行本案合同的信任,也为了配合软件上线以后的商业经营,自本案合同签订之时就开始筹建销售团队,并于2014年3月19日成立了秦皇岛市大桂子网络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桂子公司),租用了办公地点,招聘了若干名员工。但是,由于被告的违约行为,原告的商业计划无法实施,销售团队无所事事,办公场地长期闲置,这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故起诉,请求:1、判令解除原、被告于2013年12月7日签订的SX-0000Z50号《技术开发/服务(委托)合同》;2、被告返还原告已支付的开发服务费16万元人民币;3、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7万元;4、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庭审中,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要求被告返还以大桂子公司名义注册的支付宝账户和以郭子海名义注册的APPStore的账户和密码。

被告某某公司答辩称:1、某某公司已经超出合同约定提供了服务,所开发的软件足以满足网站的基本使用需要,不同意郭子海关于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郭子海因商业投资行为产生任何投资亏损均与某某公司无关,不应转嫁到某某公司身上,某某公司不同意赔偿其任何经济损失。某某公司本来就是低报价,对于郭子海在合同之外增加的功能需求,还应该合理负担某某公司额外支出的人员成本。

同时,被告某某公司反诉称:某某公司与郭子海于2013年12月7日签订《技术开发/服务(委托)合同》,约定由某某公司为郭子海搭建苹果、安卓的手机客户端和双模板行业网站,郭子海应分三个阶段支付费用共计20万元,合同附加的夜店功能附加合同对客户端和网站的内容作出了明确的约定。合同签订后,某某公司积极履行合同义务,克服郭子海自身局限与障碍,帮助其完成了产品的研发与上线。但是郭子海在分别于2013年12月7日支付2万元,2013年12月13日支付8万元,2014年2月26日支付6万元。某某公司依约完成了手机客户端与网站建设后,及时发送给郭子海进行测试,并在此期间不断在原合同基础上增加新的功能与要求,在测试同时要求某某公司进行改进,却迟迟不给予验收,更拒绝支付尾款,损害了某某公司的合法利益。而某某公司为满足郭子海超出合同的功能增加要求不得不额外投入了大量的工作成本,该合同成本33532.8元应由郭子海承担。故反诉请求:1、判令郭子海支付合同尾款4万元;2、判令郭子海支付因增加开发内容所支出的合理成本33532.8元。

原告郭子海针对被告某某公司的反诉,答辩称:某某公司构成根本违约,郭子海要求解除合同,所以无需支付剩余的合同尾款。对于第二项反诉请求,郭子海并未在合同之外请某某公司开发任何内容,双方未达成任何约定,所以不同意第二项反诉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3年12月7日,郭子海(甲方)与某某公司(乙方)签订了《技术开发/服务(委托)合同》,约定:服务项目及费用:平台名称为苹果《中国酒吧夜店行业平台》、《中国酒吧夜店》、《酒吧夜店》,安卓《酒吧夜店行业平台》,手机客户端+双模行网建设费共计20万元,建设费用是乙方为甲方搭建客户端和双模版行业网站提供服务前期投入的成本费用,无论合同签订服务年限长短,甲方均需在签订本合同时将此费按照以下方式支付给乙方。合同签订后,甲方不得以任何理由要求乙方返还此费。支付方式为:合同签订后,甲方支付人民币10万元作为定金,乙方开始设计;设计甲方确认之后,甲方支付人民币6万元,乙方开始实现软件功能需求,并提供演示版开发程序;软件上线,甲方应在5个工作日内组织验收,并支付尾款人民币4万元。在甲方按照约定支付费用后,乙方向甲方提供如下费用:1、乙方负责APP服务平台的技术维护;2、乙方将甲方APP客户端发布到AppStore及Android应用商店,并在发布后以电子邮件形式通知甲方;3、在本合同服务期内,如乙方开发的软件和网站服务平台有升级优化需要,则乙方为甲方客户端App及双模版行业网站进行免费升级;4、合同服务期为一年,一年后,甲方需独立维护其手机客户端和双模版行业网站,若甲方希望乙方继续做技术维护,甲方需向乙方支付额外的服务费,服务费用另行协商。乙方收到甲方建设费及服务费后,即进入产品开发期,非经乙方书面同意,开发费不予退还。合同期限:本合同自双方授权代表签字盖章之日起生效,至服务期限届满之日终止;本合同服务期限为服务起始时间以APP产品发布到乙方APP服务平台,至服务年限期满之日止,AppStore及Android的审核及制作时间为85个工作日,由于苹果系统审核的不确定性,造成乙方未能按照规定时间完成平台上线,甲方同意合同将按平台上线时间顺延。合同还约定了其他内容。

同日,双方签订《夜店功能附加合同》,约定:一、产品系统细则:1、前端WEB系统,A.酒吧夜店(定位各地商家,数据筛选条件:距离、分类、平均消费、地区),B.团购活动(限制产品销售数量,按条收费),C.限时抢购(一定时间段的购物,按时间收费,一个小时最小单位),D.商业交流(只有商家会员可以浏览),E.行业动态(行业新闻和平台动态);2、商家WEB管理系统;3、总后台WEB管理系统;4、前端WAP页面;5、前端IOSUI;6、前端AndroidUI。二、商家分类:1、荣誉商家(显示名称和位置,不能发布信息,不能参加活动);2、金牌商家(默认等级2个月亮,资金账号,可以发布信息-根据发布信息不同收费,显示名称,电话,简介,位置,信用等级,可以发布活动,自己的管理后台,不能浏览商业交流,可以发布行业动态信息-需要审核);3、vip商家(默认等级5个月亮,资金账号,可以发布信息-每月发布有一条免费信息,后按发布信息种类收费,显示名称,电话、简介,位置,信用等级,可以发布活动,自己的管理后台,能浏览商业交流,可以发布招聘信息,酒店转让信息,可以发布行业动态信息-需要审核)。三、消费者分类:1、成功消费,消费者预订产品时要付20%订金,消费后补交余额,平台扣除订金的5%,其余反给商家;2、合理退订,预定时间提前2小时,退订(待定);3、不合理退订,扣除订金的50%返给商家,其余退给消费者;4、消费以后对商家的评论功能,经过总平台可手动删除;5、资金账户。四、商家信用等级:1、时间规则,一个星期加一个星星,达到5个星星后到1一个月亮(按照QQ等级规则);2、手动规则,对商家的信用手动调节(1个月亮1000元,等级超过1个太阳,不可以再购买等级),有违法扣除3个月的信用,由于商家原因未完成订单扣除1个星期的信用。五、信息推送:App端收到所在地的商家推送的信息。六、后台数量32(27个省级+4个直辖市+秦皇岛)个。七、协议一式两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与主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上述合同签订后,郭子海分别于2013年12月7日向某某公司支付2万元,2013年12月13日支付8万元,2014年2月26日支付6万元。某某公司为郭子海进行上述平台的开发,并于2014年4月9日为郭子海注册了域名。2014年5月份,某某公司将安卓版和苹果版的平台进行上线测试,在测试过程中发现平台的功能存在问题,经某某公司修改,至本院开庭审理中对安卓版和苹果版的平台进行勘验时,仍存在问题没有解决。

另查明,郭子海于2015年6月16日向本院起诉,要求解除合同,本院于2015年7月14日向某某公司送达了起诉状。

再查,郭子海认可已收到某某公司交付的支付宝账户和APPStore的账户和密码。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及《技术开发/服务(委托)合同》、《夜店功能附加合同》、银行对账单、电子邮件、现场勘验、网上截图、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郭子海与某某公司于2013年12月7日签订的《技术开发/服务(委托)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予认定合法有效。合同签订后,当事人均应全面履行各自义务。郭子海委托某某公司开发平台系为收取商家使用费进而获利,某某公司虽进行了开发平台的工作,但其开发的平台存在问题致使郭子海无法使用,其合同目的亦不能实现,故对于郭子海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因郭子海在起诉前未向某某公司送达过解除合同的通知,本院确认该合同于某某公司收到起诉状即2015年7月14日解除。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本案中,郭子海已支付16万元费用,故对于郭子海要求某某公司返还16万元服务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而对于某某公司要求郭子海支付4万元合同尾款的反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对于郭子海要求某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17万元的诉讼请求,郭子海称该损失系房租及雇佣的员工工资支出等费用,对于该损失,本院认为郭子海在某某公司未交付产品的情况下即进行了租房、雇佣员工等行为,由此造成的损失应由其自行承担,故本院依法驳回。对于某某公司要求郭子海支付因增加开发内容所支出的合理成本33532.8元的反诉请求,没有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郭子海与北京某某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的《技术开发/服务(委托)合同》于二○一五年七月十四日解除;

二、北京某某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郭子海服务费十六万元;

三、驳回郭子海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驳回北京某某科技有限公司全部反诉请求。

如果北京某某科技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六千二百五十元,由郭子海负担三千二百五十元(已交纳),由北京某某科技有限公司负担三千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反诉受理费八百一十九元,由北京某某科技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夏琳琳

人民陪审员  韩玉林

人民陪审员  庞金燕

二〇一六年七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玄红莲

 

版权所有 2009 北京市天溢律师事务所   备案序号: 京ICP备18027995号   技术支持:星诚视野
事务所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34号中关村科技发展大厦C座2405号(100081)  咨询热线:010-62122363